當前位置 主頁 > 首頁 > 環保動態 > 國內動態 > 正文

河北癌癥村調查:村民連續半月晝夜圍堵化工廠

時間 : 2013-09-04     來源 : 中華環保聯合會     作者 :     點擊 : 次     

原標題:河北癌癥村調查:村民連續半月晝夜圍堵化工廠

癌癥村調查 衡水一化工廠被村民晝夜圍堵半月

  村民抗議現場

  從今年8月15日迄今,位于河北衡水市武強縣的東北助劑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北助劑”)廠門就遭到了當地數個村的村民24小時封堵,封堵廠門的村民多時數百上千、少時數十人,村民要求東北助劑搬離,理由則是該化工排放廢氣導致附近村民癌癥高發。

  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入戶調查時發現,當地癌癥患病率較高,多以肺癌和胃癌為主,尤以最近三年為甚。患癌恐懼如同流行病般在東北助劑附近數個村的村民中蔓延開來,目前因村民封堵廠門、工廠停工而陷入僵持。

  這件發生在河北衡水的突發事件背后則暴露出更多問題,東北助劑目前所用部分土地仍為租用村民農業用地,而距該工廠數百米的農田邊和水塘邊仍能看到有東北助劑明顯標記的工業垃圾隨處丟棄。

  迄今為止,河北衡水等地當地政府仍未對附近高發癌癥村落進行癌癥篩查與統計以確定病因。8月30日工作時間內,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在武強縣采訪時被告知,衡水市武強縣環保局因“局里人做事”(當地指結婚)主要負責人不在。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在發生持續與環保相關的突發事件之后,河北省衡水市政府未能妥善處理,仍在全市為舉辦衡水湖國際馬拉松比賽進行“綠色馬拉松”的廣告宣傳。

  村民“半月圍城”

  東北助劑化工有限公司于2002年從遼寧沈陽遷到河北省衡水市武強縣,該工廠位于武強縣與滄州市獻縣、泊頭市交界處307國道旁,以生產輪胎促進劑為主,是國內主要輪胎促進劑生產基地。今年8月上旬,該地普降暴雨導致附近數個村的農田部分被淹,附近村民懷疑東北助劑廠區內排放的污水所致,以此為導火索該廠與附近村民的矛盾終于爆發。

  8月15日,附近數村村民男女老幼高舉條幅圍堵東北助劑廠門,禁止輸送原料車輛進廠,要求該化工廠搬遷。村民們開著三輪車、電動車、面包車結伴前往。迄今半個多月時間,東北助劑附近的武安莊村、小流屯村、小漳村等村村民仍在圍堵該廠廠門。為防原料夜間進廠,現場村民在東北助劑大門前支起帳篷與廠方日夜對峙。這段時間相屬不同村落的村民一改往日疏散的關系,村里能文老者用毛筆書寫條幅和抗議牌,中青年男性則日夜堅守封堵廠門輪流值班,早上吃過飯的婦女和老人則帶著孩子再來換班。

  不過,現場村民均稱是基于義憤并非刻意組織。事發半個多月,由于東北助劑地處衡水市武強縣,武強縣已組織工作組進駐該縣所屬武安莊村勸阻村民不要再封堵廠門。滄州市獻縣也組織工作組進入小流屯村。

  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在現場注意到,村民與政府或廠方人員并未爆發肢體沖突,圍堵村民在高峰時達到上千人規模亦未沖擊廠區。8月30日,記者進入東北助劑廠區也并未發現廠區遭到破壞甚至連廠門傳達室玻璃也保持完好。

  圍堵村民稱,“大家保持了克制沒有沖進廠區,也沒有爆發肢體沖突,我們只是不讓化工廠的原料進門,但是拉運生活用品的車輛要求進廠我們沒有阻攔”。這起事件雖然延續半月,迄今村民與廠方均保持一定程度克制并未激化矛盾造成大規模沖突。但村民要求工廠搬遷的要求并未得到工廠認可,而當地政府仍在要求村民撤離,幾方訴求難成一致。

  東北助劑武強分公司總經理王洪洲對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表示,由于村民圍堵造成廠區停產,國外輪胎生產廠家因東北助劑遲遲不供貨甚至準備提出賠償要求,公司損失慘重。一方面廠方停產損失難以承受,一方面村民堅決要求工廠搬遷,而當地政府意圖在納稅大戶與民意之間追求平衡。目前來看這起事件朝向何方發展仍未可知。不過現在急需明確的是,村民口中所稱的癌癥高發是否真實,東北助劑是否真如村民所稱“荼毒”一方。

  癌癥名單

癌癥村調查 衡水一化工廠被村民晝夜圍堵半月

  小流屯村村民提供的癌癥名單

癌癥村調查 衡水一化工廠被村民晝夜圍堵半月

  武安莊村村民提供癌癥名單

癌癥村調查 衡水一化工廠被村民晝夜圍堵半月

  小漳村與南三堤村村民提供的癌癥名單

  8月28日,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首先來到被稱為癌癥村的小流屯村,該村位于東北助劑化工廠東南,村里農田圍繞該廠。小流屯村雖然緊靠衡水市武強縣東北助劑工廠,但在行政區劃上卻屬于滄州市獻縣,該村人口四千人左右,附近除東北助劑外并沒有大型化工廠。

  當天在村里的村民向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提供了一份最近三年內患癌癥和因癌癥死亡的名單,人數為59人。這份名單左側為患癌或因癌死亡人姓名,左側依次為證明人并按有手印。記者按照名單隨機入戶抽查,健在者以本人和醫院診斷為依據,去世者以直系家屬證明和醫療憑證為據,以下統計可能存在虛歲年齡。

  劉進、女、54歲,2012年8月診斷為肺癌,目前健在。

  王某某(應家屬要求匿名)、女、歲數不詳,2011年11月確認為肺癌,目前健在。

  李永健、男、41歲(卒年),2012年年底去世,當年診斷為肺癌。

  王芝敏、女、56歲(卒年),2012年6月發現當年去世,診斷為胃癌。

  劉五洲、男、62歲(卒年),2011年發現當年去世,診斷為胃癌。

  除了上述五個按照名單隨機調查的癌癥案例之外,在村里的村民帶領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又隨機走訪了五個癌癥案例,以下調查均向直系親屬求證。

  馮繼維妻子、女、63歲(卒年),2013年去世,胃癌。

  張芝霞、女、62歲(卒年)2012年去世,肺癌。

  劉文領、男、74歲(卒年),肝癌。

  王存珍、女、52歲(卒年),2011年去世,肺癌。

  朱維增、男、70歲(卒年),2013年頭麥熟去世(預判為春夏之交),肺癌。

  通過上述隨機入戶調查,不難發現小流屯村患癌村民主要以肺癌和胃癌為主,五、六十歲為患癌和死亡高發年齡段,而在這個年齡段中女性占比較大。此外,多位村民稱因家人患癌正在治療,不敢告知本人病情所以不方便接受采訪。

  除了小流屯村之外,武安莊村、南三堤村、小漳村三個村的村民亦向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提供近年來村內患癌和因癌死亡者名單,名單均有當事村民簽字按手印作證。小漳村村民證明近年來因癌癥去世者為8人,南三堤村為9人(包括健在者),武安莊村也在十人左右,上述三個村子較小流屯村人口少、規模小。

  接受采訪的村民均稱,家族并沒有類似遺傳病史,自2002年東北助劑搬來之后,癌癥頻發。采訪中,多數村民對因癌去世的親人在情感上不愿提也不敢提。一位村民稱,我們生活本來很好,很知足,但是建了化工廠之后,親人得病家里窮得不成樣子。

  上述十例調查的患者或家屬均反映,最近幾年每到半夜,總能聞到東北助劑排放出的廢氣味道,夏天必須關閉窗口,呼吸“憋氣”,甚至在白天都能聞到從廠區飄來的廢氣味道。小流屯村里其他村民與附近的幾個村村民也眾口一詞,他們形容這種廢氣“類似動物尸體腐爛或臭雞蛋”的氣味。

  據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腫瘤研究所流行病學研究室主任喬友林等人在國際學術期刊《腫瘤學年鑒》上發表的論文指出,中國的總體癌癥死亡中,57.4%可避免。全國腫瘤登記中心副主任陳萬青在今年接受采訪時亦認為,大部分的癌癥是由于后天的環境原因所致。

  以東北助劑為圓心,其周圍數個村落癌癥高發之趨勢令人擔心。

  污染調查

癌癥村調查 衡水一化工廠被村民晝夜圍堵半月

  窖井外沖刷痕跡明顯 圖片右下角現黑色物質

癌癥村調查 衡水一化工廠被村民晝夜圍堵半月

  堆積在農田旁的原油狀物質上已覆蓋土壤

癌癥村調查 衡水一化工廠被村民晝夜圍堵半月

  帶有東北助劑明顯標記的工業垃圾堆積水塘邊

  水體污染、固體廢物污染、大氣污染一直以來是化工廠主要的污染方式。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現場調查發現,東北助劑的排污管線填埋深度較淺不符規定,且污水排放管線并未全程密封,而距離東北助劑數百米的農田水塘邊填埋或堆放帶有東北助劑標志的工業固體垃圾。

  8月29日,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發現的第一處固體工業垃圾填埋處在東北助劑以南數百米處,靠近307國道的一處農田。這些垃圾多為類似于濃稠狀原油的黑色物質,已覆蓋在表層土壤之下。記者用樹枝挖掘開一處表層土壤亦可看到這些黑色原油狀物質,而在農田旁邊還有一處人工水塘,寫有東北助劑字樣的編織袋隨意丟棄。當地村民稱為了填埋這些東北助劑的垃圾,挖掘機挖了一個數米的深坑,因下雨集成了一個水塘。記者拿一根一米左右的樹枝垂直探入水中樹枝盡沒不能探底。在距這處垃圾填埋點不遠的水塘處,又有一個固體工業垃圾堆放地,寫有東北助劑的編織袋隨意堆放在水塘邊,類似黑色原油狀物質散落水中。

  當地小流屯村一位王姓村民稱,“這是東北助劑一個多月前外包出去的工業垃圾,當時東北助劑的一個任總(音)在場,他說這些垃圾是東北助劑承包出去的垃圾,跟我們沒有關系”。 8月30日,該村民的說法得到了東北助劑吳強分公司總經理王洪洲的部分認可,他對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表示,由于廠子沒有車輛,所以這些垃圾外包給當地村民運輸,最終運輸到保定的一個垃圾處理廠。之所以將垃圾運輸外包,王洪洲認為這是給附近村民的一項福利。不過按照現行的環保法規規定,類似于化工廠的固體垃圾需由專業車輛運輸。

  不過令人難以理解的是,記者在現場發現的這兩處固體工業垃圾已堆放一個多月,而廠方或當地政府卻并未進行后續處理,現場填埋最淺的原油狀垃圾早已覆蓋上一層表土。

  污水排放亦是當地村民與東北助劑矛盾之處。

  武強縣在8月份曾下過大雨,大雨導致東北助劑附近村莊的低洼地塊被淹,村民認為東北助劑借機排放廠區地表水和未處理的污水,導致附近農田被淹。衡水武強縣武安莊村一位村民稱自己家“有十只羊喝了東北助劑排放出的污水致死”。

  8月30日,東北助劑武強分公司總經理王洪洲向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出示了政府部門核發的排污許可證,他表示工廠內的污水經過廠區統一處理后,向外達標排放,其稱工廠外排污水均達標,不存在污染問題。不過,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發現,東北助劑的排污管線走向基本與一條農田小路相同為東西走向,附近村民為排出農田內積水,在小路兩邊橫向挖了數條排水溝,這些排水溝的深度在20-30厘米左右,不過就在此深度卻能看到東北助劑的水泥排污管線。8月30日,國內石油系統一位工程師在接受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電話采訪時稱,化工廠的外排污水管線填埋深度應該至少半米以上才叫合格,淺層填埋一是不利于管線安全,地表普通的作業很容易破壞管線,二是容易污染淺層水源和地表植被。

  沿著這條管線走向,記者發現這條管線的拐彎處為一口磚混結構的窖井,這口井的井蓋已被掀開,距離井口數米的地方就是一條溝渠。據東北助劑總經理王洪洲稱,該公司的排污管線都有專人尋護,他認為村民圍堵廠區后,又把排污管線的井蓋掀開。對此說法村民并不認可,武安莊村一位聶姓村民認為,這口磚混結構的窖井在上次大雨之后就被廠區排放出的污水沖開,記者在現場看到從東北助劑排污管線的井口到數米外的溝渠之間有明顯的流水沖刷痕跡,痕跡呈黑色油污條狀帶。由于這條溝渠與武安莊村相連,村民懷疑此為羊被東北助劑污水毒死的證據。

  東北助劑與附近村民的矛盾經逐年積累,終以村民封堵廠門而全面爆發。短期的經濟補償顯然難以勸退村民,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采訪的數個村的村民均有罕見共識,那就是要求東北助劑搬遷,“我們不要錢,連命都沒有了要錢干什么呢?”

  在村民的壓力與化工廠的巨大財政貢獻之間,衡水市以及武強縣政府扮演何種角色引人關注。

  根據我國現行的土地管理法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進行建設(包括建設工廠等),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須依法申請使用國有土地。建設占用土地,涉及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的,應當辦理農用地轉用審批手續。

  不過,記者調查獲悉,迄今為止東北助劑的廠區內仍有一部分土地是租用村民的土地,也就是說東北助劑一部分用地仍然是農業用地,并非辦理了“農轉非”的工業用地。8月30日,東北助劑武強分公司總經理王洪洲也向記者予以確認,他表示公司用地一部分是國家轉讓的土地,另一部分則是和武安莊村村民簽訂的租地協議,從村民手中租賃土地按年付款。

  武安莊村一位村民亦向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提供了一份2002年與村委會簽署的租地協議,這位村民稱,該村尚有數十位村民也簽訂了此合同。這份格式合同中甲方為武安莊村聶姓村民,乙方為武強鎮武安莊村委會,合同顯示經協商同意,甲方租給乙方土地2畝,租期30年,租金每畝每年450元,從2002年6月15日開始計算租期。不過合同中規定,租金由武強縣財政局按期撥付吳強鎮政府,由武強鎮政府負責落實到村到戶,專款專用,不得截留。這份合同落款顯示的蓋章分別為武強縣財政局、武強鎮政府、武安莊村委會。

  上海信誠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趙建高對記者表示,“這份合同中支付租金主體與合同主體并不一致,另外財政局撥款方式也存在違規這都是問題”。他認為,“這可能是地方政府為了規避政策限制而采取的一種違規用地的變通方式”。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家在農業用地上生產的化工廠竟然存續生產了11年的時間,在此期間衡水市以及武強縣相關主管部門并未督促東北助劑歸還農民土地。

  8月30日(上周五)工作時間內,中國網能源頻道記者在武強縣采訪,當地宣傳部一位人士稱,縣環保局當天有人做事(當地指結婚)找不來局里的負責人。直到下午該局的一位辦公室主任才露面,該人士對具體問題均稱“不知道”,不過他認為,東北助劑的所有污水廢氣排放全部是與河北省環保廳聯網可實時檢測,且廠方的環保設備非常先進,“沒有問題”。

  對于村民強烈反映的癌癥問題,東北助劑所在地武強縣政府并未組織衛生部門開展流行病學調查以統計癌癥人數確定病因。以上諸多問題,涉及國土、衛生、環保等諸多職能部門,亦涉及衡水、滄州、泊頭三個地區,顯然這些問題并非單純一個縣級政府所能處理。8月30日上午,衡水市政府回避了采訪要求,要求記者去找武強縣政府了解情況。

  而在此五天前,衡水市政府召開2013衡水湖國際馬拉松賽實戰演練調度會,這場在衡水市舉辦的馬拉松比賽將于9月21日舉行。前一個多月,衡水市主要路道的路燈桿就已懸掛“美麗衡水湖,綠色馬拉松”的廣告標識。